名师语文写作指导之初中记叙文写作系列训练:虚构与写实

2019-07-16 22:16:33

1 2 3 4 5 下一页

  作者:蒋念祖

  知识例话

  首先我们来看这样一篇作品:

  乞丐与小狗

  吴国宝

  深秋已过,寒冬即将来临。天气变得越来越寒冷。光秃秃的树枝上偶尔还留着几片残叶。地上的枯叶被风刮得乱窜,街上又脏又乱,一片狼藉。

  在一个偏僻而又荒凉的小巷里,乞丐阿狗紧裹看仅有一只袖子、可到脚底的破布衫,蜷缩在一个阴冷的墙角边。他一只脚穿着漂亮的、但足够套上两只脚的花布拖鞋,另一只脚穿着一只无跟的女式皮鞋。

  阿狗已几天没讨到可吃的东西了。昨天偷吃狗的剩食,遭到狗主人的一顿痛打,就连前几天偷来的一双花布鞋都跑掉了一只,而一只无跟皮鞋则是从垃圾堆找来的。

  阿狗对面有个阁楼,上面不时传来一阵阵嘻嘻哈哈的欢笑声和叮叮咚咚的酒杯碰撞声。有时偶尔也飘下一丝阿狗好久没有闻到过、也即将忘却的香味。记得最后一次与父母在一起,还是三年前的一个春节,那次还杀了一只鸡。那鸡又大又肥……

  正当阿狗津津有味地回味时,突然“啪”的一声,楼上小阁楼里不知扔下了什么。阿狗连忙爬过去,用他那瞪得发亮的眼睛,在早已被他翻得底朝天的垃圾堆仔细搜寻着。

  突然,他发现了一只没啃完的鸡爪。阿狗喜出望外,连忙用衣服把它擦干净。这顿飞来的美餐,阿狗想都没有敢想过。今天阿狗又可算过了一次春节了。

  正当阿狗美美地品尝着的时候,一只又脏又瘦小的、全身毛零乱的小东西正出神地望着他。从它可怜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它是多么想和阿狗共享这顿美餐。哪怕是分到一只小小的脚趾,它也心满意足。阿狗无意识地瞟了小狗一眼,小狗就像触电似的立刻向后退了几步。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发出极其恐惧的目光。

  望着那受惊的小狗,阿狗黯然泪下,“这可怜的小家伙多像自己啊,也许它也有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吧?也许它的父母与主人都被日寇飞机狂轰滥炸埋在废墟下了。难道没有好心人收养它吗?也许这就是它流浪街头的原因吧?”

  阿狗把那鸡爪慢慢地伸向小狗,小狗只是呆呆地望着,不敢上前。阿狗轻轻地把鸡爪扔在小狗面前,小狗凝视了好久,才慢慢上前……

  从此,阿狗与小狗成了亲密的伙伴。他俩白天一起寻食,一起共餐,一起玩耍。晚上阿狗抱着小狗一起睡在墙角边,相互取暖。

  寒冬到了,阿狗得了伤寒再也不能出去讨饭。小狗则独自去觅食,运气佳时还能叼些东西回来。夜晚寒风凛冽,小狗则拖了许多破布、废纸裹在阿狗身上。自己也贴在阿狗怀里,帮阿狗御寒……

  没过几天,阿狗死了。小狗呆呆地立在阿狗身边,一动不动,好像失去魂儿似的。

  一天,二天,三天……小狗也终于倒下了。它和阿狗贴得仍然那么近,那么紧。

  在他俩身边,还有一只鸡爪。这是小狗拖回来的最后一次收获,打算留给阿狗醒来共享的吧?

  傍晚,天空飘起了大雪,大地被一层东西笼罩着。在那僻静而又荒凉的小巷里,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一大一小的两个雪堆。

  简评:

  这是一篇现实主义风格的小小说,反映的是抗日战争期间一个乞丐与一只小狗在临死前最后的友谊。作者是一位青年,乞丐阿狗没有后人和人类朋友,那么作者是怎样得来的写作材料呢?答案很简单:虚构。

  如果作品不允许虚构,那么70岁以下的人便没有资格写反映抗日战争时期情景的故事了;如果作品不允许虚构,那么童话、寓言也就一同消灭了。虚构,是文学的命脉之一,没有虚构,便没有了文学。正是由于虚构的存在,《乞丐与小狗》才能刻画出在人世的尘角两个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生灵的相濡以沫。如果一定要作者亲眼目睹这样的情况发生之后才能去写作,一是对人的创造力的禁锢,二也会产生道德上的疑问:作家是可以为了写出作品而见死不救的吗?

  这些不过只是引子。真正的问题是,在中学生作文中允不允许虚构?

  我们还是先来看两篇初一年级学生的作文。

  一个不好不坏的人

  金石

  要提到“一个不好不坏的人”,在我的脑海里就会立刻浮现出一个瘦长的身影,略略弯着背,走路时向前一冲一冲地……

  看到这儿,你也许会提出一个疑问,这个他究竟是谁呢?告诉你,他就是我的外公。

  怎么可以说自己的外公“不好不坏”呢?你别急,先听我说。

  提到外公,谁都知道他是一个脾气暴躁、不随和、怪癖的老头儿。平时,他甭说对外人,就连对家里人也“懒”得去关心。他和别人的交往很少,也很少和别人说话,自己经常一个人待在楼下的小杂房里,谁也不知道他在于什么。好奇心促使我非要弄个明白不可,于是我悄悄跟在他的身后,他进了屋子,关上门,我从门缝里看见他正从架子上拿下一个大袋子,然后拿出了许多废铁,又拿出秤,一个个称着,想必是要去卖废铁。原来外公一个人躲起来是在搞“小副业”呀,这件事很快被家里人知道了,传播者当然是我了。于是家里人有时也背着他,说他脑子有点“贵恙”,这下轮到我有点为外公打抱不平了,同时觉得自己嘴太快,说出了这件秘密的“大事”。

  可是,后来一件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事情使我感到家里人对他的评价十分有理。那天,外公难得带我上街玩,我想:外公今天这么高兴,一定会像外婆那样给我买好多好多东西,我心里美滋滋的,打算逗着他先买一个变形金刚——听说“六面兽”刚上市,再买个拼装玩具……还没有想停当,烈日当头,我渴得十分厉害,就指着路边一个卖汽水的小摊说:“公公,我要喝汽水,都快渴死了。”我满以为他会给我买一瓶,谁知他却说:“汽水没有开水解渴,喝开水吧!”我心凉了半截,连瓶汽水都不肯买,看来“六面兽”不会有多大指望了。又走了一段,我发现了一个卖开水的老太太,一杯五分钱,这回我想外公一定会不拒绝了,就急忙对外公说:“公公,这儿有开水,买一杯吧,我都渴死了。”谁知他回了一句:“开水家里不是有吗!”一怒之下,我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这是我的外公说的吗?他小屋子秤来秤去的钱连五分钱都不肯花在外孙身上。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这时,他正呆站在那里。

  这件事过后,我就再也没有理睬过他,他也没有正式主动找过我。

  我们之间“断交”了一年多,一件偶然的事情却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那是一次为希望工程进行的街头募捐活动。我们不论过往行人捐的是多是少,都记下这些热心朋友的姓名。正忙得不亦乐乎,一个瘦长的身影,略弯着背,一冲一冲地走了过来。怎么,他来了?我倒要去看看,外公这是看看热闹还是捐款,捐一分钱还是捐两分钱。我看着他,没喊他,他看了看我,也没说话。他走到捐款箱前,慢慢从怀里掏出一叠十元的人民币,一改平日的高声大嗓,低沉着声音:“这一千块是我积蓄的一半,想捐给那些没学上的孩子们,让他们能上学。”我想,说的好听,实际上大概是想去出出风头吧。我极不情愿地从嘴里挤出几个字:“谢谢你对失学儿童的关心和帮助!”然后提起笔,准备记下他的大名和捐款数,谁知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别记,还是别记的好!”说完,转身就走了。我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眼眶里有什么在转动……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