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之“凄美”

2018-12-08 16:49:57

在《红楼梦》中,林黛玉可能是个神仙,可望不可及,似乎也是一种姻缘,不想命运如此多作弄,其特点可概括为“凄美”二字。

《红楼梦》可说是我国古代带有浓重悲剧色彩的一部宏篇巨著,从开篇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到“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都是对“悲剧”二字的尽情演绎、完美诠释。悲剧是最能打动人心的,同时,它留给人们的思考是幽长的、给人们的印象也是深刻的。

而在《红楼梦》中近乎每一个角色都具备其悲剧特征,从贾宝玉的“俗缘已毕、修成圆觉”后复为石到林黛玉“两眼一翻、香魂一缕随风散”就可以看出个大概,而其中林黛玉更是小说中一个感人至深、萦回不尽的例子。曹翁在《红楼梦》中把林黛玉塑造成了一个灵性独具、聪颖异常而偏又命运多难的“凄美”形象。在第三回“接外孙贾母惜孤女”中,黛玉“年貌虽小,却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弱不胜衣,却有一段风流态度”,黛玉之“凄美”已初见端睨。而小说是“凄美”二字,又是着重的从如下几个方面来写作的,“凄”则主要表现在林黛玉的“身世凄凉、纤弱多病”,“美”则表现在“外在、内涵、艺术”这几个方面。两者相加就构成了林黛玉“凄美”的悲剧形象。

外在之凄美

初见黛玉,作者并未直接着墨来描绘她的美,而是巧借凤姐的嘴及宝玉的眼来突出林黛玉的绝世美丽。心直口快的凤姐一见黛玉即惊叹:“天下竟有这样标致的人儿!我今日才算看见了!”而在宝玉的眼中:“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好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儿”、“神仙似的妹妹”!笔至此处,一个活生生的“绝美”黛玉已跃然纸上,这便是林黛玉的“外在之凄美”。

内在之凄美

林黛玉是敏感而善良的,她寄人篱下的处境让她总是小心翼翼的为人处事,“生怕被人看轻了去”的心态;另一方面,一个兰心慧质的女孩儿的小心眼儿更可以为她增添些“灵慧与可爱”之处,从而使林黛玉这个角色的塑造变得更加生动、有血有肉、感人至深。这正是作者的高明之处,在较大部分的一些的文学作品中,作者们往往对正面的角色作太多的褒扬而使主人公几达神化的程度,这就导致人物的塑造脱离了现实生活变得空泛无趣、了无动人之情了。

黛玉的这些小心眼儿在小说中的多个方面都有表现,例如:“周瑞家的送来了两枝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而黛玉却无视宫花的新巧,只是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再就是晴雯拒绝开门一事,其实只是晴雯未能听出黛玉的声音,以为是别家的丫头。本属误会,可怜的林黛玉却想到自己是“依栖”在人家篱下,极度伤心:那一夜她“倚着床栏杆,双手抱着膝,眼睛含着泪,好似木雕泥塑的一般,直坐到二更多天方才睡了。”从这些文字中,我们一方面可以领会黛玉当初的凄凉处境,其意识中“有些怕被人看轻”的顾虑,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一些黛玉的“小女儿情态”--一种有些无奈的美丽。

林黛玉处在一个庞大的封建官宦家庭,外面看是笙歌阵阵、花园锦绣、歌舞升平的繁华之所,而实际上却是一个充满着仇恨、倾轧、争夺、势利的黑暗之地。林黛玉谨记其母的遗训:“外祖母与别家不同”,因而在贾府中是“步步小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正因为寄居在这种黑暗的环境当中,林黛玉不得不小心提防自己的作为以及特别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与做法了,因此,这些似乎有点失之偏颇的小心眼儿也就变得情有可原,甚至更能让读者深切体会到寄人篱下的生活是多么的无奈和凄凉。

而在黛玉的善良方面,我们又可以从她与宝钗相处的文字里边看得出来,尽管两人在平日里为情所累而有些磨擦,而至后来待宝钗“竟更比他人好十倍”,还把宝钗让她“每日吃上等燕窝一两以滋阴补气”当作是宝钗对她的体贴。再者我们还可以从她教香菱作诗“诲人不倦”以及她的葬花之举等事可以看出她内心的善良。事实证明,越到后来“大得下人之心”的不是常“施下人以小恩”的宝钗,而“以诚相待,啥也不瞒人”的黛玉,其出自本性的善良与坦诚也由此可见一斑。

身世所致的“凄凉”形象

黛玉年仅六岁时其母亡故,不久其父又丧,林黛玉“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扶持”,因此只能寄居在外祖母家,而外祖母家又远非林家所能攀的富贵,加上其母亲的遗训“外祖母家自与别处不同”,从而致使黛玉幼小的心灵感到最沉重的压抑。

于是,她在贾府的生活中时常小心翼翼的“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多行一步路,不多说一句话”,深恐“被人耻笑了去”。可想而知,黛玉的生活是多么的无奈。六七岁的幼童,正是天真活泼、撒欢膝下尽享天伦之际,偏落得如此际遇,真真是凄凉已极!

正因为身世如此,林黛玉时时都是谨小慎微,深怕授人以耻笑的把柄,这种特殊的生活环境遂使黛玉生出不少的“小心眼儿”来,这其实是黛玉“自尊、自爱”的表现。作者以这种“小心眼儿”来描写黛玉的自尊自爱,更能让读者感到黛玉的可怜、可敬,对于她凄凉身世的刻画也可谓入木三分了。因此,时下有人评黛玉“心眼儿太小”实是对作者的一番苦心的深刻误会,这是作者的精妙安排,内有因果关系存焉,不可不用心体察。

在爱情方面,黛玉与宝钗之间,宝玉的心里本是要与黛玉长相厮守。两人之间也有海誓山盟,怎奈黛玉身世地位都不能与宝钗相较,自有贾府中一些势利的人从中作梗,纵是贾母早知道宝玉与黛玉的山盟海誓亦不顾:“别的事都好说。林丫头倒没什么,若宝玉真是这样,这可叫人作难了!”,足可见黛玉在贾家的份量。最后还是有了凤姐与王夫人的“掉包计”,直落得“有情人不成眷属、棒打鸳鸯两离分”的爱情悲剧。黛玉之死,与此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如此凄凉结局,怎不叫人扼腕唏嘘、眩然欲泪!此“凄凉”形象之一也。

纤弱多病的“凄凉”形象

林黛玉自小就有“不足之症”,而且“经过多少名医,总未见效。”我们从其母贾氏夫人亡故,黛玉“过于哀痛,素本怯弱,因此旧症复发,有好些时不能上学”等语可知其“弱质纤纤”。林黛玉与宝玉初次见面,宝玉便“送妹妹一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至此际,黛玉“既如西施之美,又如西施之病”已跃然纸上了。

黛玉身子本来纤弱,经不起致命的打击。机缘巧合忽听得“傻大姐儿”泄露出宝玉将与宝钗成婚的消息,怨急攻心,立时觉得“那身子竟有千百斤重的,两只脚却象踩着棉花一般,早已软了,只得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将来”,在极度的悲哀中迷了心智,于是有了与宝玉相对傻笑、让读者想哭的一段事故。待后回到潇湘馆门口,她那本来怯弱的身子再也无法承受:“只见黛玉身子往前一栽,哇的一声,一口血直吐出来。”其“命”与“病”,至此际已入“危境”了。

等到贾母闻讯“大惊”前来看望时,黛玉微微睁眼,喘吁吁的说道:“老太太,你白疼了我了!”然后微微一笑,把眼又闭上了。一个“微微睁眼、喘吁吁”的形容,就把一个娇弱无力、病入膏肓、频临仙归的黛玉刻画得何其生动、何其明白!而黛玉一句“老太太,你白疼了我了!”了了数字,让读者感觉到这话里边有多少的怨、有多少的恨、有多少的不甘、又有多少的无奈啊!每每读至此处,我总禁不住要热泪盈眶!不为别的,只为黛玉无奈的“凄凉”!

再来看“林黛玉焚稿断痴情”一回,焚诗之际,一连几个“喘”字:“说着又喘……又喘成一处……又闭上眼坐着,喘了一会子”把个病态的黛玉可是刻画得入木三分。诗稿既焚,黛玉俗缘得了,心情一松“那黛玉双眼一闭,往后一仰,几乎不曾把紫鹃压倒。”此时的黛玉,已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及至后来黛玉“手已经凉了,连目光也都散了,身子渐渐冷了,两眼一翻”散手西去,却正是宝玉娶宝钗的这个时辰!一边是人间至悲,一边是美景良辰,人世之至情,竟有“凄凉”而至于此者!

本是天外飞仙,何故凄凉如是?曹翁笔墨之神,亦在于此,一方面让黛玉“美丽”到极至,一方面又让她“凄凉”而至身死!于是乎,一个跨越无数时空的、恒久的悲剧性人物--“凄美的林黛玉”至此“雕塑”而成,“活生生”站在你的面前,让人为她尽情的感痛伤心,耿耿而不能忘怀。